欢迎光临,请记住我们的网站 www.123v9.com,独乐乐!不如众乐乐,分享是一种快乐,每天与你分享精彩快乐内容

当前位置: 众乐趣事网 > 故事汇 >

去表姐家玩,捡到了遥控器,好奇按了一下

来源:http://www.123v9.com | 发表日期:2014-08-22 | 点击数:

我有个表姐,表姐长的很漂亮,家里也有钱。因为家里有钱,表姐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有优越感。我家里穷,表姐看不起我。小时候在表姐家,大姨给表姐买零食的时候大姨说,“然然,别总你自己吃,给你小弟也分点。”
 
  “不给!”表姐拿着零食凶巴巴的说。
 
  “为什么啊?”大姨皱着眉头问表姐。
 
  “因为他家穷,他家没给我买过吃的,我也不给他吃。”表姐大声对大姨说。
 
  表姐说完,大姨不说话了,我眼泪在眼眶里含着,心里不是滋味。
 
  一晃长大了,我和表姐在一个学校上学。表姐有很多朋友,在学校的时候表姐装不认识我。有同学问表姐,“然然,那个是不是你家亲戚啊?”
 
  “切,我家怎么可能有那么穷的亲戚。”表姐不屑的说。
 
  大姨家大姨夫是做大买卖的,而我家却只是普通的工人。被表姐在学校奚落,我心里不是滋味。
 
  一晃上了高中,我依然和表姐在一个学校。我俩是一个班的,但我和表姐却如陌生人一般。表姐装不认识我,同时还带班里的同学排挤我。有时候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,表姐厌恶的拍拍身子,好像我多脏似的。
 
  我恨表姐,发自内心的恨。我把她当亲人,但是她不把我当亲人。我发誓,我将来有钱了,我一定不认她这个表姐。
 
  为了报复表姐,我也做过不少出格的事。青春期,我对异性的身体十分渴望。尤其是漂亮的表姐,她的身体总是让我深深的迷恋。她皮肤白净,身材很好。去她家的时候,我经常偷看她白花花的大腿。
 
  有时候表姐洗过澡,我假装上厕所。躲在雾气腾腾的卫生间,我从盆子里拿起表姐换下来的内衣。她穿过的内衣上面有种特别的味道,我把她的内衣放在鼻子下深深的闻。我知道那是种病,但我还是忍不住用鼻子去闻。深深的嗅着还残存着表姐体温的内衣,我觉得很满足。
 
  这些还不够,我还用表姐脱下来的内裤和袜子套弄我下面。表姐的内裤上有种更特别的味道,女生生理期特有的味道。有时是内裤,有时是袜子。拿着表姐的内裤套弄下面,我放佛在享受表姐的身体。 
 
 心里砰砰直跳,我觉得很刺激。随着我下面的膨胀,我将对表姐的恨和欲望狠狠发泄到她的内裤上。
 
  渐渐的,表姐可能发现我对她的内裤做了什么。每当我去表姐家的时候,表姐都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我。大姨让表姐带我玩,表姐不理我。大姨生气了,表姐就跟大姨喊,“白浩是个死变态,我不跟他一起玩!”
 
  一句话,表姐喊的我很尴尬。我仅有的那点卑微的自尊心,也被表姐深深伤害了。
 
  一天晚上,爸爸同事送了我们家点黄瓜。黄瓜是自家园子种的,比外面卖的要香脆可口些。妈妈给大姨打电话,让我去大姨家送点黄瓜。
 
  拿着黄瓜,我走出了家门。想到去表姐家要看到表姐,我心里挺难受的。自从那次表姐说我以后,我很少去表姐家了。在大姨家敲了半天门大姨才给我开,大姨开门的时候手上全是泡沫,好像在洗衣服。大姨生气的对表姐屋里喊,“然然,不说了你小弟来你给他开门嘛,你怎么不给他开门啊。”
 
  表姐房间静静的,没有回应。我苦笑,我已经习惯了。我对大姨说,“没事,大姨,我回去了。”
 
  “你先别走,我那有点东西,你回家的时候给你妈拿回去。你先呆会儿,等我洗完衣服给你。”大姨说完,匆匆忙忙的走进洗手间。
 
  屋子里静静的,我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等大姨。隐隐的,我听到表姐屋里有奇怪的声音。
 
  表姐讨厌我,如果我进表姐屋表姐会骂我。我知道她会骂我,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看看,因为那声音太奇怪了,我怕表姐有事。
 
  推开门,表姐慌乱的按鼠标。她好像在看什么网页,看我来了,她立刻就把网页关了。表姐动作快,我没看清她看的什么。
 
  “你怎么进来了,滚出去!”表姐小脸泛着红晕,眼神也有些迷离。
 
 
被表姐骂了,我心里挺难受的。我们都是亲人,她至于一看到我就这么说我吗。站在表姐房间门口,委屈的有点想哭。人家对我一点都不好,我还总当人家是我姐。我真他吗贱,我真他吗没脸。
  捏着拳头想走,大姨出来了。看表姐骂我,大姨挺生气的,“然然,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小弟呢?”
  “妈,我不说了,你快洗衣服去吧。”看我大姨来了,表姐的表情变的很紧张。凶巴巴的态度瞬间转变,表姐赶紧扭过身子。
  “恩,那行,那我洗衣服去了,你跟你小弟玩会儿。”看了看表姐的背影,大姨带上门,回卫生间洗衣服去了。
  大姨走后,屋子里陷入沉默。表姐看着点头始终没有回头,一句话都不跟我说。啪的一声,从表姐身上掉下来一个奇怪的东西。东西落在地板上。
  看到那东西,我有点奇怪。表姐家有钱,她总能买一些高级电子产品。想看看那是什么东西,我忍不住过去捡。
  东西掉在地上,表姐也弯腰捡。因为是在家,表姐穿的特别少。她只穿了一条短短的睡裙,下面裸露着白花花的大腿。这一动,我看到了她裙底的小内裤。她穿的是白色的小内裤,上面有小红点点。不知道为什么,她小内裤那里鼓鼓的。看到表姐裙底的风光,我眼睛都直了。心里砰砰直跳,下面硬的厉害。
  表姐弯着腰都快把遥控器捡起来了,看我直勾勾的盯着她下面看,她马上又直起身子用手捂着下面。捂着下面的同时表姐红着脸对我喊,“你要不要脸?盯着我下面看什么看。”
  我捡到的小东西有点像遥控器,又不像。粉红色,很精致。听到表姐大声跟我喊,我有些慌乱。
  “死变态,快把东西还我。”看我懵了,表姐露出鄙夷的神情。
  我好心帮表姐捡东西,表姐竟然这么跟我喊。我气坏了,气的脸通红。攥紧拳头的时候,我一不小心按了一下遥控器上的按钮。
  当我按过按钮后,表姐的表情变了。她的小脸变得潮红,情不自禁的夹紧双腿。她像是很痛苦,又像是很愉悦。表姐红着脸瞪着眼睛跟我喊,“死,死变态,你快把东西还我。”表姐说话的时候,两条腿扭动着夹的更紧了。
  我不小了,男女那种事我都知道。对异性好奇,我看过不少大片。看表姐这个表情,我马上明白表姐在家做什么了。拿着手里的遥控器,我有些不淡定。我知道那是什么,脸红的要命。这种东西,我在电影里看过。表姐太不要脸了,竟然在家干这种事。
  “白浩,我他吗跟你说话呢,你听到没有。”表姐一边夹着双腿,一边伸手抢我手里的遥控器。
 
看表姐抢我遥控器,我立刻向后退了一步。表姐在家干这种事,竟然还理直气壮的跟我喊。挺不屑的,心里对表姐特别鄙视。感觉她特别贱,特别脏。冷冷的看她,我觉得恶心。
  说我是死变态,你不也是那么回事。我冷笑着问表姐,“你在家干什么呢?”
  “我乐意,用你管啊?”表姐满脸潮红的看我,同时把伸向下面。她的手才碰到鼓鼓的小内裤,她立刻不动了,因为我正炙热的盯着她下面看。
  “看你吗比看?贱人。”表姐愤怒的骂我。
  “呵呵,我贱?不知道咱俩谁贱。”从小到大,我几乎是在表姐的羞辱和嘲讽中长大的。心中对表姐的恨让我心理变的扭曲,你不是喜欢玩吗?我陪你玩。
  好奇的将三个按钮都按了个遍,我发现按第三个按钮的时候表姐反应特别强烈,尤其是我一直按着第三个按钮时,表姐兴奋的都快叫出来了。没错,表姐是那种兴奋的表情。她双眼变的愈发的娇媚,媚的都快滴出水来了。她想叫,但是她不敢叫。她一点点把手伸向下面,想把小内裤里的东西拿出来。
  好不容易有折磨表姐,看表姐丑态的机会,我怎么可能让她把下面的东西拿出来。抓住她的右手,她的右手很无力。
  “白浩,你快松手,你不松手我就告我妈了。”表姐红着脸无力的对我说,说话的时候,她的神情依然凶巴巴的。
  看她都这样了还对我这么凶,我不屑的说,“好啊,你告诉我大姨吧,让我大姨看看,你在家干什么呢。”
  “白浩,你这个贱人。”表姐气坏了,用力甩开我的手。甩开我手的一刹那,表姐突然呻吟了一声。听到这一声呻吟,我下面也硬的不行了。觉得下面涨涨的,整个身子像被一团火包裹着一般。
  表姐最让我着迷的还是她的下面,盯着她的下面看,她的小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。表姐湿的时候,我闻到了一种旖旎的气味。看她那里湿的厉害,我真恨不得立刻把她小内裤扒了,把我下面的东西插进她下面尽情发泄。
  “啊,我不行了,你快停下。”表姐可能是真的不行了,她下面流了很多水。不在骂我,表姐小声的哀求我。
 
“你不是挺能装的吗?你怎么不行了啊?”心中有愤怒也有欲火,我恶狠狠的问表姐。
  有点受不了了,我想草她。尽管是她是我的表姐,但是她在我心里,我早就不把她当我的表姐了。
  “我不装了,求求你快停下吧,我真的不行了。”表姐有气无力的对我说,眼神看着也可怜巴巴的。她一边说,一边把手伸进内裤拿她里面的东西。
  
笑话大全
(此图于文本无关)
“不行,你不能拿出来。”我决绝的拒绝她,同时用手去抓她细细的胳膊。
  看我不让她拿出来,表姐难受的都快哭了。她看着很难受,但是我知道,她其实很舒服。表姐又是小声呻吟了一声,“白浩,我都已经说不装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  下面难受的不行了,我对表姐的欲火就要喷涌而出。看着表姐的丑态,我咬了咬牙说出了心中的想法,“你下面借我插两下,我就让你把下面的东西拿出来。”
  说出这话以后,我有点后悔,害怕的同时带着些期待。我觉得我有点变态,我不该这么对我表姐。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我实在想干她。她那么渴望干那事,正好我可以用我下面满足她。
  “滚,你不要脸。”表姐听说我想插她下面,果断拒绝了。她一边说着,一边甩我抓着她胳膊的手。
  想那事想疯了,被表姐骂了以后,我清醒不少。可能是因为害怕吧,我下面也有点软了。松开了表姐的手,表姐艰难把手伸进自己小内裤。表姐用青葱一般细长的手指撑开小内裤的一刹那,我又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青春期女生下面特有的旖旎气味。呆呆的看着表姐下面,我真恨不得把头俯过去闻闻。
  “你个死变态,你等我把东西拿出来,我一定把你想碰我的事告诉我爸。让我爸打你,让我爸去派出所告你,让你去坐牢。”看到我害怕了,表姐不屑的笑了一下。她的手在小内裤里乱动,一边拿她下面的东西一边对我说。
  听说表姐要告我,我吓坏了。说想干她的话纯属冲动,要是她把我的事说了,我爸妈知道了得老看不起我了。想求她别说,但我不想求她。
  表姐看我不说话,像是想着什么,鼓捣了几下,她终于从下面把东西拿了出来。东西湿漉漉的,上面沾了不少表姐下面的液体。那是一个椭圆形的小物件,上面还连了一根细细的线。东西和遥控器一样,都是粉红色的,细线应该是防止东西掉进里面拿不出来。才拿出东西,我又闻到一股浓烈的气味。表姐也闻到了,娇嫩的小脸红的像苹果似的。电脑桌上又面巾纸,表姐才把东西拿出来立刻用面巾纸包住。
 
小东西还在嗡嗡的震着,表姐恨恨的瞪了我一眼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遥控器关掉,“白浩,你真贱,你和你爸妈一样贱,你永远只配当个穷人。”
  表姐从小就瞧不起穷人,在她眼里,只要是穷人就贱。她不光觉得我贱,还觉得我爸妈贱。因为我大姨总给我家拿东西,我家却没给她家拿过什么像样的东西。
  被表姐骂我贱,我认了。因为我就是贱,我就是贱人。她可以说我贱,但是她骂我爸妈,不行!我爸妈是好人,我爸妈很疼表姐。家里虽然没钱,但我家有点什么好东西都想着表姐。而她,竟然骂我爸妈。
  很后悔,后悔刚才没扑到她身上狠狠草她一顿。她这么贱,就算把她草了坐牢我也认了。
  因为愤怒和冲动,我的眼睛变得血红。恶狠狠的看着她,表姐有点害怕了。她的小脸逐渐由红变白,她怯怯的问我,“白浩,你想干什么?告诉你,这是在我家,你要是敢碰我,我马上喊我妈。”
  “你刚才说谁贱呢?”我冷冷的看她。
  表姐虽然有点怕我,但她还是理直气壮的看着我说,“说你呢,说你贱怎么了?你全家都贱。”
  “你再说一遍?”我冷冷的看着她。
  “........”表姐感觉我有点不对劲,她想了想咬着薄薄的嘴唇说,“你全家!都贱!”
  听她说完,我真恨不得狠狠甩她一巴掌。扬起手,表姐吓的尖叫一声闭上眼睛。巴掌停在半空,我忍住了。我是真想打她,但是她爸妈对我一直很好,我下不去手。要是我打了她,大姨肯定特别心疼。
  无意间瞥了表姐的小内裤一眼,她下面还是湿的。表姐看我迟迟没有动手,她忍不住睁开眼睛看我。看我看她的下面,表姐赶紧用裙子挡住了自己的内裤。
  “不知道咱俩谁贱,你等着吧,如果你乱说,我就把你在家干的那点破事告诉同学。”犹豫了半天,我放下手。怕她告诉我大姨夫,我也威胁她。说完,我打开她的门跑出了她的屋。
  出了她的小屋,我打开表姐家的大门。大姨在后面喊我,我没回头,一口气跑下了楼。跑出楼后,我心里挺难受的。我家不就是没钱嘛,没钱怎么了。我爸妈给我的零花钱很少,我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牌子货。但是我过的挺好的,因为爸妈对我一直都很好。虽然学习不是太好,但我爸妈一直没怎么说过我。
  挺想不到的,想不到表姐是那种人。在学校看表姐挺矜持,没想到她在家干那种事。刚才威胁表姐干那事我有点害怕,如果她把我想干她的事告诉她爸,我就把她在家干那事的事告诉同学。我坐牢了,我也不让她好。
 
回到家,我洗了把脸。想到表姐在家夹紧双腿,内裤湿漉漉的场景,我下面又硬了。闭着眼睛,我狠狠撸了一次。撸过之后有点空虚,但我心里的欲火也熄灭了。表姐真骚,要是真能干她一次就好了。
  晚上洗过澡,我有点睡不着觉。一想到表姐白白的大长腿,还有她鼓鼓的下面,我心里就痒痒。
  我有个手机,手机是我考上高中时我妈奖励我的。正在心里想着我和表姐的事呢,表姐给我发信息了。
  “白浩,下午的事,你别跟同学说。只要你不乱说,我不告诉我爸,咱俩扯平。”表姐的信息挺冷淡的。我是她弟,可她却从来没见过我弟弟。跟我不把她当我表姐一样,她也从来不把我当表弟。


注:去表姐家玩,捡到了遥控器,好奇按了一下--由众乐趣事网123v9.com整理提供,来源于网络。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请在转载引用时保留。否则因本图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请自负。
看趣图趣事,搞笑图片就上:众乐笑话网 www.123v9.com

相关资讯

精彩图片

众乐网提供大量笑话分享,每日分享最新幽默图片搞笑图片,冷笑话,搞笑动态图片,糗事分享,图片故事,谜语大全及答案等精彩内容。

--备案号:粤ICP备14028109-1号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-免费收录各类优秀网站的中文网站目录.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笑话文字、搞笑图片、图片来源于网络,均为转载,版权属于原作者或网站。如发现有侵权行为,通知本站立即删除!
趣事趣图网